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尽管心里有太多的不甘愿在黄土高原繁衍生息

2017-08-11 10:28

那年的旅行
        我生在西北,长在西北,生活工作都在西北,西北就是我的家乡只因为我是游子,幼年便开始了漂泊。
                                                                                   ----题记
 
    因了母亲的故乡在烟台,我们姊妹从儿时起,就随妈妈经常往返于西北与胶东之间,那时,没有手机和爱派,没有卧铺和动车,那时,我们姊妹仨都小,妈妈每年都要带我们回来,经济匮乏的年代,一列火车也就两三节卧铺车厢。妈妈带我们回老家也从不舍得买个卧铺睡,三天两夜的旅途,白天和妈妈挤在长凳上,夜晚,我就和妹妹就睡在列车的长凳下面。尽管心里有太多的不甘愿在黄土高原繁衍生息那是一趟乌鲁木齐至上海的列车,每次回老家都要倒三次车,徐州倒一次,蓝村倒一次,现在想来,那是怎样的舟车劳顿。记得我五岁那年回烟台,在徐州倒车过天桥时,妈妈怀里抱着二妹,脊背后面背着弟弟,我扯着妈妈那只拎着大包的左手,下车的人流很快就把我挤丢了,是一位解放军叔叔捡到了我,把我送到了车站播音室,我告诉叔叔我爸妈的姓名,妈妈找到了我,哽咽的说要是把你丢了怎么给你爸爸交代啊!现在想来,没有让人贩子把我拐走真算是万幸。后来,回老家的频率少了,一是因为我上学了,二是因为铁路每年一张的免票取消了,改为四年一张,更重要的是我姥爷的去世,妈妈调回故乡的希望破灭了。尽管心里有太多的不甘愿在黄土高原繁衍生息
    当时的妈妈凭借的是怎样的一种勇气,拖儿带女的往返于这六千多里地之间。我知道,妈妈怀揣着对家乡的眷恋,对姥姥姥爷的抱怨,回故乡的心和脚是同步的,每年都要回来,回来跟姥姥诉说她在戈壁滩上生活的不易,诉说当年做了二舅的替罪羊,随着支援大西北的大军去了西北。妈妈的埋怨一直持续到姥姥去世。 记得妈妈每次回来,都在姥姥面前抽抽搭搭流泪,埋怨姥姥姥爷把她一个人扔在了西北。我知道妈妈心里的委屈,更知道妈妈在西北心里的不甘.....;姥姥也是尽最大努力弥补对妈妈的歉疚,每次我们回来都要住上半年,临走,姥姥也是满街满市的换全国粮票,换军用布票,给我们置办新衣新裤,走的那天,又是大包小裹的带很多东西回来,每年的秋季,舅舅们也会寄来烟台的苹果和家乡的虾皮和咸鱼等特产。
尽管心里有太多的不甘愿在黄土高原繁衍生息
    妈妈是一个有志向的人,也是一个勤奋的人,她把自己的青春献给了大西北,。从小我就在心里也暗暗发誓,一定要了却妈妈的思乡情;我在退休之前就在烟台买了新居,是为了我了却妈妈的思乡情,更是想结束妈妈的游子心的漂泊。他年之后,我真的就又沿袭了妈妈的足迹,从退休后就带妈妈回了故乡,在这里住了很久,又每年像候鸟似得飞来飞去,虽然每次都是卧铺,路程还是那么长,有了卧铺,有了动车和高铁,旅途时间缩短了许多,现在两天一夜就能到家。即便是这样,渐渐的我也厌倦了旅途。总是有心和脚不同步的感觉。 明天我又要踏上旅途,满满的行囊,心却是空落落的,这长长的旅途,虽是舒适的卧铺,我的心不舒适,心跟不上脚步的节奏。我知道,有妈妈在的地方才是家,我知道妈妈当年回老家并非都是为了抱怨,而是因为姥姥在烟台,有姥姥的敌方就是妈妈的家,是她休憩的港湾。今天的我之所以心和脚步能同步,就是因为有妈妈那份亲情牵挂着我的心。妈妈!您养了我小,我必须养你老。
 
    有妈妈的地方就是家,妈妈等着我啊!您要保重身体,不久我还会回去,回去看您。----后记。 

上一篇:你是我的精神财富更是不可多得的物质财富 |下一篇:精神财富感谢老同学为我洗去了旅途的疲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