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你是我的精神财富更是不可多得的物质财富

2017-08-11 10:27

往昔的友谊
     
 
    昨日和同事小聚,席间聊天成了主题,我的一位共事多年的同事问我,你也没有白发呢,皮肤反而白皙很多。我我撩起鬓角,几丝白发显露出来。她道,就这几根,我的都白了很多,不染发就没法见人了啊!是啊!时光湛湛,曾经的窈窕婀娜,已成过往,那喧嚣时的纷呈飞扬,都已成为过去式。我们都老了,就这样有机会小聚,安静时若秋水长天的回忆过往。却原来,人生若清风白云,看似闲逸自在,转瞬却无了踪影 。
    远离了汽笛喧嚣车站,告别了熙熙攘攘的候车室,辞离了每年春运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购票长龙。那些永远也卖不完的火车票,永远也回答不完的上帝的问询,(铁路的服务宗旨:旅客就是上帝)在退休那一刻,我们不在问津。终可以安安稳稳的过年过节,终可以,日长人静,小巷轻烟。终可以潇洒的做一回上帝。多少往来人事,就这么匆匆过去了,湮没在山回溪转的尘世中。不想了,不想了……如此多么静好。
    坐在我身边的这位,是我徒弟/菊梅,那时,我在车站干着播音员兼着客运值班员(也就是一个客运班组二十多号人的领班),虽已经调到市里的售票中心工作,因为,没有人接替我的工作,我只能坚守岗位,菊梅,从沿线一个小站调来的,没有接触过每天十几趟旅客列车,和几百甚至上千旅客的发送,以及和列车长办理交接的客运值班员工作,客运主任要我带菊梅几个班,之后就去市里工作,带了她一周。我说,菊梅,我觉得你已经可以单独工作了,我也可以走了,有事打我电话,闲时,多看看《客规》和《管规》,和列车长打交道,玩的就是规章。 
    菊梅面有难色的说,师傅,你就再带我几个班吧,我心里没底,一个班二十多个人,我也不会管理,和列车长办理交接我还是有些打怵。我欣然应允,既然这样就再上几个班吧,就这样,又带了菊梅六个班。终于我还是要走的,菊梅恋恋不舍的说,师傅,我可以随时打你电话吗?我说可以的。就这样我们的师徒情谊,也奠定了我们深厚的友谊,每次我无论出差还是旅行,菊梅都要亲自送我上车,给她班组的小年轻介绍说,这是我师傅,是你们的师太嘞!时间过得真快,如今,菊梅也退休了,我们之间感情我一直深藏。世间,有一种幸福叫做回忆,有一种情怀叫做珍藏,感谢我的世界有你……
 
    这位戴着眼镜的女士,就是我的好朋友/凤贤,她曾经是我们车间的领导,一个尽职尽责的管理着6,70人的客运车间的主任,也是获得过铁路局乃至铁道部诸多殊荣的人。我们即是上下级,更是好朋友,我们会为工作中的一件事在电话里吵的面红耳赤,然后撂下电话大哭一场,之后,她又打来电话检讨自己的不理智。再之后,我们依然是最好的朋友。现在想开来,凤贤毕竟是当领导的,姿态是比我高啊!我那时候的脾气咋就那么的暴躁呢……凤贤,忘不了你出差回来买给我的花格呢子裙,还有那件“浅秋”牌的灰色羊毛衫,和你送我儿子的保暖内衣,你总是谦恭地说,姐姐,我知道你的品味高,不喜欢也留下吧,当做纪念。感谢我的生活个工作中有你这样的朋友,!

上一篇:生命的美好波音赌场就在于不经意间积累的点滴回忆 |下一篇:尽管心里有太多的不甘愿在黄土高原繁衍生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