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事业如何的鼎盛也抵不过童年那段平淡的流年

2017-08-11 10:32

 是啊!现实如何的奢华,。同学们都回到了各自居住生活的城市,东海大酒店度过的时光,笑音还在海景房余音绕梁。海滨度假村的别墅里还有我们从海边带回来的沙粒,倚窗而坐的那张照片已成定格,看着照片突然间就想起了你们,我的老同学,你想我了吗?把玩着手机,找寻着曾经走过的痕迹,栈桥,金海滩,海水温泉……清浅的时光,在十月的薄云里透过一米阳光。群消息提醒,屏端显现一行晓英工整的字迹,“同学们,发QQ号码过来好吗?加群看咱们的照片”,一如在青岛那几天,老班长每个清晨发来的语音问候语,“同学们都起来了吗,一楼吃早点,吃完早点来八大关晨练漫步!”关心如昔,隐隐渗透关爱的痕迹,心在瞬间泛又起涟漪,波澜处,湿了一地的烟雨。过往的历历幕幕在记忆里泛滥成画,冗长里,当我转身坐在国安同学的车里,心中的叹息依稀。
事业如何的鼎盛也抵不过童年那段平淡的流年
    老班长,你为同学们付出的太多太多,你不让说谢谢!我们除了感谢再能说什么?只是,曾经一想起有关于你们,便翻涌的心情如今已经恢复了平静,对同学们的思念原来也可以被时光轻易地摇落。曾经那些心心念念的日子,曾经习惯了离别,习惯了思念,习惯了你拥我入怀。怎能忘记离别时,老同学的泪水打湿我的肩头.....忽然间,你们都已经走的好远,好远。记得,刚分别在那段看不见你们的时光里,“不疯魔,不成活”便是自己生活大概的轮廓。心早已被你们带走,手里的活不想干,饭也没心吃,晚上做的梦总是和你们在一起的画面。就这样无处安放的开始了等待,等待多年以后,彼岸花开,你们又会转身回来。习惯用一支碳素笔,在一笺素纸上写下光阴缠绕关于你们的碎碎念念,以此怀念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忘记这个世界带给我的忧伤,忘记你们离开后,我世界里只剩下的一地鸡毛。
 
 
事业如何的鼎盛也抵不过童年那段平淡的流年
    相聚那么短,想念那么长。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苍老的语言。在这漫长岁月的等待中,逐渐明白,我们曾经以为,相聚就是不会讲完的故事,曾经难于启齿的暗恋,说出来的那一刻,其实早就准备了漫长的笑谈。每每在群里聊天时,就会拿出来调侃。我曾经以为不会散场的四十年后相聚,如今,只剩写满告别的字句。我曾经以为那么重要的你们,也可以心平气和的只放进回忆录。一遍遍看着青岛最后那一夜歌厅里的狂欢视频,我的两部手机录得满满的直到没电,DV也是录到无法开启,可这些也不够我用来回忆。蝴蝶飞过了沧海,记忆洗涤了时间,只要我们的同学缘还在,相聚就不只是等待。多年的等待,在我们转身的瞬间,也许很快就能再见。那些涤荡在心底的,林林总总的记忆,拢在一起的那些欢声笑语,只等着将百年的阑珊心事,凝成一次永恒的聚首。云起云落,花谢花开,缘来缘去。生命轮回,相信,不久我们又能再见!

上一篇:每一刻少年的笑颜都会浮现在眼前 |下一篇:波音赌场善于发现和善于扑捉生活美丽的慧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