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技术支持 >

走时我和我们告别结清了所有欠我们的款项

2017-08-22 11:27

后来我结识了一对夫妇,因为他们经常在我家铺子里买东西,一来二往很熟悉了。他们早上一同上班,晚上一同收工,然后一
 
同去买菜。男的很高大魁梧,皮肤黑里透红,样子很憨厚,看起来孔武有力,而妻子却娇小玲珑,虽然满身灰尘衣服肮脏,仔
 
细看还很秀气妩媚,虽是体力劳动者说话却轻声细语,两人看起来很恩爱,男人好像什么都依女人的,很顺从、很依恋,女人
 
买东西,男人在旁边耐心等待,从没看到两个争执或者高声大气地说话,什么事都没有异疑,好像什么事都是商量好了才出来
 
。女人脾气相当很温存,不是那种事事占强我说了算的那种。有时我和她们说话,他们都很专注很尊敬的神态,特别是男人微
 
笑时露出那种害羞腼腆的神态,像个小女孩子,与他的强悍莽壮的外表很不相符。他们有两个女儿,暑假来玩时他们还专门带
走时我和我们告别结清了所有欠我们的款项
到我铺子里介绍给我认识,那是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聪明伶俐,活泼可爱……他们也向我们抱怨开发商太穷,资金严重短缺
 
,工钱不活泛,故在我们铺子里赊东西,所以一期工程序结束后,他们说不在湖北做了,要去其他地方,,两家人依依惜别恋恋不舍,内心都知道也许今生再没机会相见了,所以有点黯然神伤……
她们走后,工地上还是不乏四川人,当然有四川人的地方就有四川女人。她们绝大部分都是和丈夫在工地上同工同酬,只有新
 
婚燕尔的又怀孕在身的才呆在简易的工棚里做饭洗衣。加上我们的小区旷日持久,马拉松式的,做一会,停一会,好像永远遥
 
遥无期,里面的住户也经受住意志的严峻考验。从满地的废墟到都市里的村庄到晚上十一点挖掘机的轰鸣,而我的旧居和新居
 
都在这个院子里,几年来我的窗前总是灰沙满地,不敢开窗,晴天一身灰,下雨一片泥泞,噪音不绝于耳,可以说我是最大的
 
受害者,我几乎为此搞成神经衰弱。
终于八年过去了,我们小区终于初见雏形,特别是去年下半年,工程进度很快,也许是房地产业长兴不衰的结果,虽说在宏观
 
调控,但好像总有人对购房那么情有独钟,总有人热衷于对国家GDP作贡献,这里的房子一峻工就告罄。也许补偿我受到的损
 
失,就在我们窗前——在我们院子里安装了很多健身器,并且栽满了桂花树、蒲葵、灯笼树等其他绿色观赏植物,虽然现在还
 
像暴发户的模样还露出新鲜的泥土,但过几年这里将是一片园林风格,依山傍水,绿树成荫,植被茂盛、风景秀美——是修身
 
养性的好地方!走时我和我们告别结清了所有欠我们的款项
我时常和别人唠起四川人的勤劳和智慧以及道德修养,特别是汶川大地震发生的一些催人泪下的故事,大多数人赞同,也有人
 
持不同意见。这不足为怪,人上一百种种色色,也许我遇到的是都是美好的善良的,而阴险狡诈的我没遇到。特别是我们公司
 
聘请的一班师傅恰好是四川人,他们的勤奋善良以及情操都让我们赞赏。虽然都是大小伙子,但对人非常有礼貌,吃饭时他们
 
师傅不来他们就不会动筷,对师傅、对领导都毕恭毕敬,主厨是大学生,非常儒雅谦逊,从不巧言佞色,很有修养,专业水平
 
也很高,作为同事和他们相处非常愉快。
历史上四川人就是以勤劳善良勇敢顽强著称,所以创造了灿烂的巴蜀文化,这里人杰地灵,藏龙卧虎,人材辈出,这里还是道
 
教的创建地,这是我国唯一的土生土长的宗教哦。四川出名人历来比比皆是,赫赫有名的武则天、杨贵妃、李白、杜甫不说,
 
就是现代的邓小平、朱德、郭沫若、巴金也是如雷贯耳,无论是政治、军事还是文艺,从古至今从未衰微过、沉寂过,是中国
 
历史长河中璀璨的明珠。现在四川经济文化发展势头很强劲,连四川方言都很流行,这与受国人的喜欢和关注程度分不开。四
 
川和我们是紧邻,但我们要向他们学习。

上一篇:热切盼望结束这现状步入安宁舒适的生活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