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技术支持 >

摸摸去感受一下先人曾感受过的同样的东西

2017-08-21 22:36

 从天津买不到票回家,搜索网络,发现天津离北京高铁只有三十分钟,我们选择了从北京返回。去北京,竟然是这种方式,我觉得对不起全国
 
人民,也对不起我自己,小时候,梦想过自己中了大彩,锦衣玉食,不慌不忙,悠哉游哉慢慢围着北京转。这些年,也去过不少地方,就是不去北
 
京,要把最好的年华,最充沛的精力,最宽裕的票票献给北京,计划赶不上变化,2015我们风驰电掣还没想明白就进了北京城。
  
  下了高铁,一位气宇轩昂的特警引起了我的注意,这么帅,这么有气质,电视上都难得一见,到底是北京,不缺人才。北京南站,人流穿梭,
 
南来北往,武警特警严阵以待,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安检机频频发出滴滴警报声,只见这个的东西被没收,那个的东西被没收,我心里很自豪,
 
做个遵纪守法的公民多幸福。摸摸去感受一下先人曾感受过的同样的东西
  
  第一站,开往北京大学,只因为小子想到北大化学系参观一下,地铁把我们送到北大北门,参观的学生排成长龙,不到规定的时间不许放行,
 
我们侥幸步行到南门探探情况,南门同样排成长龙,南门不开放,想参观,到北门,一个来回,花去二小时。北大的对面,是圆明园,人山人海。
 
北大的侧面,是清华,参观的人一样排成长龙。小子三年前去过清华,在门口照过到此一游的相片就被旅游车拉走了,我还以为他进去过呢,望子
 
成龙,望女成凤的来自全国各地的父母真不少,我们探讨参观过的有几人真正考进来了,小子认为没几人,有实力的,会把时间花在埋头苦干上而
 
不是虚幻的瞧一瞧,想一想。小子不喜欢做作业,又想成绩好,天才都要勤奋,何况父母都是普通人的我们呢,对小子没有幻想,健康快乐是我的
 
底线。七七四十九弯,我们进入了北大,看到了未名湖,博雅塔,湖边风大特别冷,拿相机的手几乎冻僵,没进北大时,想象里面全是高楼大厦,
 
各式各样的先进建筑没有我们目睹过的,进来一瞧,清一色全是雕梁画栋的小小四合院,亭台楼阁,小桥流水,苍天古木,跟一个公园没什么两样
 
,斯坦福中心,语言研究中心,名族研究中心都是从小门小院进去,一到晚上,真的是打着灯笼也寻不到。北大的学生在哪上课呢?每个院子只看
 
见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台电脑,没看见学生的运动场地。经过体育学院,看到“山鹰社”的徽章,我想起攀岩社遇难的北大学生,他们的勇气可嘉
 
,可是他们留给父母亲人同学的伤痛永远也抹不去。从一个母亲的角度看珍惜生命才是最重要的。
  
  快游完时,发现北大的物理数学生物学院都在一条街上,文科的建筑是散的,而理科建筑井井有条,清楚明白,好像映照了文理科的学科特点
 
,咱是不会读书的人,游了,没见长多少知识,也没留下多少深刻的印象,叹气,不是一路人,不进一家门。小子拿个地图,左右找化学学院,硬
 
是找不到,其实,没进来我就在围墙外看到了化学学院,他不承认这是他心仪的地方,理想和现实总是有点落差,心仪的不一定是适合自己的。陪
 
他走烦了,即使是北大,我也不想再呆下去。
  
  胡乱转,我们来到西单,见到传说中的北京胡同,路名:横二条,下榻于此,房小,卫生间共用,下手不快,后面一拨拨的旅客拥进来,第二天
 
,我们问房东天安门怎么转车,他告诉我们,左拐步行二十分钟就到了天安门,天哪,我们就住在红墙外。走几分钟,就有武警拦岗设卡检查身份
 
证,再走几分钟,武警特警齐上阵又是检查身份证,还好我没干过坏事,否则会被吓出毛病,人一层层从地下涌出来,很纳闷马路上并不准走人,
 
为什么人如潮水,经过新华门发现有个地铁站,前面还有一个地铁站,哦,地铁把全国各地的人民源源不断的输送上来,警卫把栏杆设置成迷宫型
 
,俗话说寸步难行,这里可以说寸步难移,验身份证,安检,男人靠边,女人,孩子,老人,残疾人优先,警棍,手枪,武警,特警,战士,巡逻
 
车,戒备森严,壁垒坚实,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只听见男人们吸冷气的声音。过了金水桥,进入天安门通道,很多人用手触摸铜门,铁壁,这些地
 
方都很光滑,每个人应该都想到了前有古人,后有来者都会去。
  
  进到紫禁城,人多得像天快下雨时的蚂蚁堆,售票口被人淹没了,算了,撤吧,出口在东边,想懒可以坐电瓶车,我们决定用脚丈量出去,走
 
了很久,见识了红墙琉璃瓦,冰冻湖面光秃秃的柳树干,战士嘹亮的操练声,普通民居门口光鲜里面破败砖头乱扔的不精致景象。从南池子出来又
 
打算见识一下王府井,在王府井商业中心的顶楼享受了一顿盛宴,菜名很有趣:当小米辣爱上小公鸡,行走的鱼头,菜很符合湖南人的口味,小子吃
 
得心满意足。所有的进入紫禁城的游客最后都被赶往王府井,为首都创造经济效益。
  
  吃饱喝足,我们两大人坚决要去拜访主席,作为主席家乡人,什么都可以不看,但不见主席,回来就不要说去过北京,那种眼神,只有家乡人
 
才懂的。小子三年前瞻仰过,没兴趣再去,想自由活动,但人山人海进和出不在一个方向难得找人,他被迫随着人流一家人一起走,天安门广场并
 
没有想象中那样大,栏杆的摆放找不到规律,就用九九八十一弯形容吧,广播轮番播着注意的事项:安检,寄存行李,不许拍照,关闭手机,一人一
 
证,不许喧哗,两人一组,不要拥挤…………将近三小时,我们手捧金黄色的菊花见到了敬爱的毛爷爷,前门进后门出大约三十秒,毛爷爷安详的
 
睡在水晶棺里,所有的人怕打扰了他的好梦,都不约而同静悄悄的听从指挥有序出来了。
  
  我们真正来到天安门广场留影纪念,天空碧蓝如洗,阳光耀眼如箭,广场上风像刀子样刺过来,眼睛睁不开,怕自己照不好合影,请了专业的
 
摄影师拍全家福,相片出来,我拖了两父子的后腿,他们帅而我奇丑无比,如果他们弃我而去,我是毫无怨言的,天安门作证,我的容貌对不起全
 
体网民,对不起两父子。老公说北京的人都好漂亮,我在北京反而变漂亮了,谢谢,谢谢真实的谎言!
  
  两父子想参观军事博物馆,四通八达的地铁呼啸而来载我们火箭般而去,军事博物馆闭馆,但前坪有很多坦克,装甲车,新式武器,小子直呼
 
赚大了,上次来外面空空如也。经过研究,老公又想去看看中央电视台大裤衩,的士却把我们拉到中央电视塔,一个西来一个东。步行玉渊潭,八
 
一桥,来到公主坟,两父子提议在公主坟住宿,我强烈反对,想起公主死了埋在这里我就睡不着,进了公主坟地铁站我们如鱼得水,很快就游到了
 
中央电视台,警卫站岗,电动门前一架带刺的机器首当其冲,应该是怕汽车自焚式袭击吧。照样不许参观,我们照样围着栏杆转圈圈。

上一篇:家里只要改善生活都会有王新德身影出现 |下一篇:热切盼望结束这现状步入安宁舒适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