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简介 >

念着我的名字想着和我共度的美好光阴

2017-08-17 08:53

不喜欢春天几乎是有罪的!一位作家说。
 
是的!我是经不起春的诱惑,花一开,心就动荡了
 
早春的晨,是料峭的,因贪欢,而早起,。
 
一个人独自贪恋着一朵花,是必要的。看她晨起时的慵懒,娇羞,一副似睡非醒的样子,甚是楚楚。
花的颜色极淡雅,素白中微微泛红,半开的样子,像一位抿嘴含笑的少女,笑的妩媚,风情。
 
周遭有一树一串红,叫不出名字的花,但见她的花瓣挤挤挨挨,一串串,红的热烈,张扬,艳乍。那晃眼的红,是穿透肺腑的色彩,是直抵心脏的一种诱惑,一种想要占尽整个春天的妖冶。那妖妖的红,让人心动,让人情不自禁想贪恋一场清欢,与春共醉的清欢。
 
就这样妖妖的开着,霸道着,跋扈着,占尽整条街巷。
 
这样的美,是蚀骨的。也是疼痛的。像酒店里,一杯红酒的颜色,像滴血的杜鹃。太美的东西,总是感觉到了边沿,到了极限,像生命走到尽头,再怎么挣扎,也都是繁华一梦。以春尽头凄然收尾,那一地残红的零落,该是怎样的凄美,感伤。。。。
念着我的名字想着和我共度的美好光阴
 
我是不喜欢这种凄美的凋零。也怕着那一地的落红,触痛我善感的心。
 
想起黛玉葬花一阕词章:
 
花谢花飞花满天   红消香断有谁怜?
 
这样的疼痛有谁能懂?一柄花锄,,一地残红。葬的是花吗?还是怜着那香消玉殒的生命。
 
“独把花锄偷洒泪 撒上空枝见血痕”
 
这让人心痛,心醉的凄美的词章,这在光阴里走着,想着可亲可怀的心事。禁不住眼睛潮湿了。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唏嘘!红颜易逝,时隔多年,有谁还能记起一树梨花的风情?又有谁还会呢?
 
 
太美了!不留余地和想象,太满,就盛不下了,慢慢地就会外溢,就会精简内心的一树繁华,交给流年,若干年后,或许真就不留余痕了。
 
喜欢静,喜欢看一朵花安静的开,喜欢那空谷里幽兰的清香,喜欢那山洼里兀自芬芳的小花。淡淡的颜色,淡淡的清香,连时光也是淡淡的,没有蜂蝶的戏扰,也少有人来眷恋。在自己的时光中,寂然盛开,从容的开,独自暄妍。安静而美好。有着一颗淡雅的心,听风听雨,听岁月中偶尔飘来的一场风花雪月,干净的笑。清简的一颗心,有着怎样的一种清欢,与春共度。
 
认识一女子,亦有着一颗清澈的心。平日里,喜欢纯净,素白的色彩。喜欢穿素白,月红,或者墨绿,都是极低调的色彩,应和着自然的风景,像开在时光中的一朵幽兰,或者是那风轻月明的夜色中,一朵安睡着的白莲。
 
喜欢陪她一起走,一起在傍晚,灯红酒绿的城市街道上走,她的安静像一首轻音乐,尽管这世俗的喧嚣声不绝于耳,但于我,于她都不相干。她说话的声音极轻柔,极细微,生怕碰碎这一段美好曼妙的光阴。静得像开在谷底的一朵幽兰,矜持,腼腆的笑,藏匿着不为人知的一处风景,疼痛着,挣扎着。我从不去碰她的心事,只作一个聆听着,一个等候她倾诉的忠实听众。
 
 
在我眼里,她就像一阕词章,有着淡淡的伤感和超尘,有时她的安静,更易于靠近,倾听她内心一种花开的声音,羞涩而矜持的妩媚,更让人垂怜。或许她需要一个懂她的人靠近,需要一个蓝颜。
 
一个人走着时,她的安静像开在小巷里一朵丁香,忧郁的眼神,有一丝淡淡的哀愁,蒙着雾气的眼睛,忧郁,仿徨,像在寻找什么?她清高着,却又世俗着;寻觅着,却又逃避着。一件纯白短衫,一条宝石蓝长裙,带着一股淡淡的香,在小巷里,独成风景。不在乎垂涎她的目光,独自在时光中品味人生,等待着,期盼着,。。。。
 
我和她是这岁月中,开得寂然而落寞的两朵花,骄傲着,自恋着,孤绝着,没有谁会懂高雅背后隐着怎样的一丝痛,一丝游离在岁月,和生活中的无奈,感伤。和她走在一起,多数是沉默的,安静的
只是紧紧地抓着她的手,想要把她心底的疼痛拿出来,葬给光阴。。。。
 
 
春一来,心事就动荡了,我和她一样,都避不开世俗,逃不脱一朵花的诱惑。此刻,什么都不想,只想陪一朵花虚度光阴,贪恋清欢,念一阕词章梦断红楼。。。。。
 

上一篇:不管光阴多厚重遮不住那一节最美的风景 |下一篇:让那光芒照耀我们的心灵熠熠生辉星光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