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简介 >

从今往后再不干涉你交往朋友的任何自由

2017-08-15 20:30

 
冯娜仁说:“新局长带着老婆,后面慢慢想办法。代县长血气方刚的年纪,我不信他就喜欢独自一个人睡空床!我看就让月月还去进攻吧。
 
要攻克县长这个堡垒,离了月月这么嫩水色有文化的美人不行。”
 
王毅忽然兴致减了,动作明显慢下来说:“月月这回就不要再去了吧?把她给了前面那个老男人,她心里极不情愿哩。”
 
冯娜仁突然醋意大发,光身蹦起来,将王毅推在大床另一边,指着王毅鼻子斥骂道:“你贼东西是不是贼鸡眼又盯上我的月月了?我招她来
 
花大钱养着她,不为她那一身白嫩肉桃花眼能讨男人喜欢,我瞅上她啥了?我雇她是为了要她狐媚你王毅来了吗?”
 
王毅急忙跪在床上磕头作揖说道:“好我的亲姑奶奶哩,我就这么一说,我哪里会干涉你的战略部署呀?你说,你怎么说我都不折不扣贯彻
 
执行!别说一个小月月了,你就是叫我老娘给你接客去我也没有二话!”
 
冯娜仁回嗔作喜道:“你那一脸核桃仁的老娘,摆到路上都没有人看一眼。我用她去勾引县长?我是自己给自己寻死路的吗?哈哈哈……”
 
王毅也跟着“嘿嘿”干笑。冯娜仁不依不饶说:“你舍不得月月去陪代县长睡觉,我偏要你亲自给安排她去。”王毅干脆应承说:“没问题
 
,你要我命令她去杀人放火我也不打绊给她说!”
 
接了王毅要她去一趟的电话,月月很怕饱暖闲暇思淫欲的王毅又要趁冯娜仁天天忙公司里许多事务的机会轻薄侮辱她,就故意推脱很忙不想
 
去,不料那边忽然又是冯娜仁的声音说:“你快来吧月月,这里有急事。”月月就撂下了手里的活,匆忙去从楼北头底下又乘电梯上三楼去
 
了王毅的藏身点。
 
一推门,见王毅和冯娜仁还衣冠不整地在床上躺着呢,只是拿薄被子盖住了二人的敏感部位。
 
月月羞得扭身就要退出去,床上的冯娜仁倒大方地给月月说:“你先别急着走,汪董事要给你说话呢。”月月只得尴尬地站着听。
 
王毅躲过冯娜仁的视线余光,用故作为难的眼神眨巴着对月月说:“月月呀,你上次刚出手就一举拿下来了那个老县长,功劳大得很呀。公
 
司没亏待你吧?你可是拿了一大笔报酬呀。”
 
月月低头红脸说:“冯总经理给了我几万元呢。”
 
王毅继续转眼示意说:“那好啊,冯总经理,当然还有我,又想请你给咱们公司出一回力。这回不是老头子,是个风华正茂的年轻美男子,
 
你一定会比上一次更要积极主动吧?”
 
月月为难,不应声。冯娜仁就插话说:“别再给咱月月卖关子了。这回你要引上床去的就是新来的代县长,他人你也见过不少次了,怎么样
 
够上是个年轻漂亮的潇洒书生吧?”
 
月月说:“人家那样的人,能看得上我吗?”
 
冯娜仁鼓励说:“他有啥看不上我月月的?我月月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长得体态妖娆、容貌如花,哪一点比不过他那个黄脸婆初中教师
 
了?”
 
月月实在不情愿,就说:“你上次可对我说,要我失身那一个人以后就收手不干了。要还不断那么搞,我名声传出去,怎么做人?我还是个
 
没出嫁的黄花闺女呢。”
 
王毅在一旁冷笑说:“还黄花闺女哩,都敞口蒜窝子(舂臼)了!”
 
月月泪兮兮要哭,冯娜仁骂王毅道:“你嘴里胡淌的啥粪?引得月月难受!”
 
王毅急忙说:“我没说啥,没说啥。我开玩笑里。”心里却说:“都假洋洋哄谁哩哄?我试活过多少回了,能不知道你月月是不是黄花闺女
 
?”
 
冯娜仁许愿说:“好月月妹子呢,你要给你姐姐我再帮了这一回忙,我!那一张咱俩个都签了字的
 
合同书,我很快就会还给你,再给你一大笔钱,你愿意去哪里就去哪里,一辈子再不见我们俩都行!”
 
月月清楚冯娜仁说话笑里藏刀,略有不从就会翻脸。只好说:“还像那一次那样在市里温泉宫吗?”
 
冯娜仁说:“不费那个事了,我想办法让他马上和你见面!”
 
王毅一边说:“你就明目张胆给代县长说:‘我把美女月月给你脱了衣服在床上放好了,就等着你县长大人往她肚子上爬来哩!’”
 
冯娜仁在被子底下蹬了王毅一脚说道:“谁就是你,臭流氓队里钻出来的大流氓,见了女人就二话不说脱裤子上炕?”
 
王毅说:“我不流氓,你喜欢我当木头人?”
 
冯娜仁不理会王毅,就在床上给县长打电话:“县长啊,您忙吗?我有个关于开业剪彩的安排报告需要您县长大人审查把关,能不能见你一
 
面详谈啊?”听不清代县长那边说了些什么话,冯娜仁就“咯咯咯”笑着说:“我知道你忙得很,好吧,我见不上你,让我的秘书月月给你
 
把报告送下来总可以的吧?怎么?送给政府办公室?那怎么可以?我的报告要是按你那里的官僚机器按部就班流转,等到了到你县长大人手
 
里,黄花菜早就凉了。说不定我这里剪彩仪式都结束了也听不到你那里的回音。不多说了,我自己下来,和月月小姐一起在县里宾馆二楼十
 
六号等你,你最好来个现场办公,三两下就解决我的问题了。”又叮咛了一句:“那个房间是我们公司给我这个总经理包下来的专用房,僻
 
静,也没有闲人。”说完不等代县长说话就挂断了电话。

上一篇:有些时候我还是会从细节去看问题 |下一篇:不管光阴多厚重遮不住那一节最美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