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成功案例 >

彻底的挫败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承担这一切

2017-08-21 21:42

  当他登上他的马车,他的开心让路给忧伤,等待上火车的时候,他宽恕自己,别想了,一天之内所能承受的只有这么多。他的目的地是瑞士,
 
过去几个月,贝莎就住在那,他被自己呆滞的精神状态所迷惑,是在什么时候,他如何做下了探访贝莎的决定呢?他试着入睡,但每次他一打起旽
 
儿,孩子们的幻影就飘进他的心里,他痛苦畏缩地想到他们没有了一个父亲,愿上帝帮助他们,我什么都做不到,我快要溺死了,我必须先拯救我
 
自己。
  
  火车抵达时已是深夜,布雷尔下了车,并在一个朴素的火车站旅社住了一晚,是时候了,他跟自己说,去适应第二与第三流的住宿。从花园内
 
的一个平台上,布雷尔看到贝莎与他的医师沿着一条步道来回漫步,贝莎身上薰衣草的香味漂浮上来,他贪婪地吸着,并且感到深沉渴望的思念像
 
潮水般卷过他的身体,突然她停下来,她的右腿在痉挛,他记得这在他与她散步时,发生得多么频繁啊,她依偎在医师身上以求支撑,完全就跟她
 
一度抓住布雷尔一样,贝莎的全身现在陷入严重的痉挛,医师把她抱在前面的长凳上,小心的让他的手滑进她的外套底下,开始按摩着她的大腿,
 
布雷尔越过医师的头凝视着,呆若木鸡,他感到晕眩,好像他不再位于他本身的肉体之内,他眼前的场景有某种不真实的东西,贝莎比曾经对他所
 
做的,更加亲密地纠缠着小伙子,他对他的继任者感到巨大的移情作用,多少次,他必须在跟贝莎散步的同时,面临跃跃欲试的勃起所带来的不便
 
。她把手伸上去,抓住医师的手,并且把每只手按在她的双唇上,“小爸爸,我亲爱的小爸爸”她叫他,布雷尔感到一阵突如其来的刺痛,她只亲
 
过一次他的手,强烈的痛感因为那是她以前对他的称呼。
  
  够了,他起身,在茫然若失中,他上了火车,火车的汽笛,把他的心思带回到自己身上,他的心跳砰然,他把头沉在坐垫上,并开始回忆他所
 
见到的事情。彻底的挫败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承担这一切
  
  诊所黄铜招牌,办公室,孩提时代的家园,贝莎,全部继续做它们自己,它们没有一个为了它们的存在而需要我,我是偶然的,可以随时替换
 
。他感到。
  
  震天叫响之中,火车穿出了一条漫长的隧道,耀眼的阳光迎面而来,把布雷尔的注意力拉回到他现今的困境当中,他正返回维也纳,去见他以
 
前的护士伊娃,他目光呆滞地环顾着火车的小隔间,混沌不清的是,他在何时如何做了去见她的决定。下午四点,伊娃震惊于在家中见到他,她站
 
在那里瞪着他,一言不发。自从他们分别已有六个月,他向她吐露自己的心事就像以往一样容易,正常来说,伊娃是个热情洋溢的女子,往往滔滔
 
不绝地回应他的每个句子,现在却是出奇的沉默。"我提议过要帮你找到另一个职位,你没有任何回应”,“当时我还处于震惊之中,我上了无情的
 
一课,你除了自己之外无可依靠,当你开除我的时候,我必须接受任何我可以找到的工作”。她第一次扬起她的目光,直视着布雷尔的眼睛,他开
 
始请求他的原谅,但伊娃迅速地说起她的新工作,新恋人。布雷尔知道,他的造访是在连累她,起身准备离开,靠近门口时,他决定冒冒险,虽然
 
那种亲密的凝聚力在他们之间已然明显的磨损,然而,15年的友谊并不是如此容易被淡忘的。“伊娃,最后有个问题,想问一下,你说过会做任何
 
事挽救我,我当初是不是应该正面回应你呢?”伊娃有点语无伦次地说:“很抱歉,我不记得任何谈话了。”
  
  两个小时之后,布雷尔发现自己瘫在一个二等座位上,他明白了这对他来说多么重要,40岁了,该是去了解你的女人不是依附于你而存在了,
 
她们有她们本身的生活,她们成长,她们继续她们的生活,她们老去,她们会获得新的亲密关系,只有死者无法改变。可怕的念头遽然乍现,不仅
 
贝莎与伊娃的生活会继续下去,而且玛蒂尔德亦是如此,她会在没有他的情况下存在着,而且,她对另一个人付出关心的时间终将到来!

上一篇:云林的许多好处要不是宾馆里的一场急风暴雨 |下一篇:团体读书有吸引力每个人得到的都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