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波音公司赌博 >

一种热爱生活的正能量就这样不经意的传播着

2017-08-11 10:20

享受编织的快乐
说起来织毛衣,一定有人说,织毛衣是很久远的事了,现在谁还穿织的毛衣啊!
 
此编织非编织,六七十年代的编织,是为了保暖,为了能把旧的线头编在一起,节省点家用。记得我开始学习织毛衣时,应该是上初中,同宿舍的一位同学织了一条毛裤,线就是那种手捻线,也没什么颜色,纯纯的羊毛色,还有浮游的生毛,我发现那条毛裤时,已经织到了裤腿,同学们充分的发挥想象力,你拿过来织一截平针,她拿过来织一截假元宝针,不知道谁更是高手幼稚了一截鱼骨针,唯独忘了收针。呵呵!一条毛裤腿五花八门,被我们织的面目全非,简直就像当地农民的驴毛口袋。
一种热爱生活的正能量就这样不经意的传播着
住在隔壁宿舍,高我两届的曹萍文大姐姐,手很巧,她织的毛衣既好看也平整,不像我们宿舍的同学信马由缰想织什么就织什么。我回到家里,就跟妈妈说,也想学着织毛衣,妈妈说,学生就好好读书,织毛衣的事就别想了,周日,回学校时,我偷偷地拿了妈妈一团黑毛线,到了学校就请教曹姐姐,姐姐教了我起头,织上下针,加针减针。周末回到家,妈妈看了我织的小样,倒也像那么回事,便说:把我的那件毛衣拆了吧,洗一洗,学手去吧!我都不知道开襟毛衣从那下手拆,把毛衣用剪子剪开,拆的全是线头,结了好多的疙瘩,尽管如此,我的第一件毛衣还是诞生了。妈妈看了说,拆了线手套学着织线裤吧。就这样,毛衣毛裤慢慢的我都会织了。
 
和老公谈恋爱时,他身上穿了一件咖色的毛衣,领口袖口都已经磨毛了。开线的地方也是他妈妈用手给他缝的。那时电影里正流行棒针衫,郭凯敏的几部电影里穿的都是高领的棒针衫。可是棒针线没处去买。我用了一个月的工资,在部队的服务社,买了两斤四两奶黄色的新疆全毛毛线,两股合一股,用一周的时间给它织了一件棒针衫,她把毛衣穿回了他的单位,引来很多同事的赞佩和效仿,人家夸我手艺好,他自己也美得不得了。
我在火车站工作,客车停靠时,下车散步的旅客,穿着好看的花色毛衣,我就会拿点毛线织出小样留下来留作当老师,就这样,给孩子织,给家人织,给朋友织,织了好多年。还托人从北京带了一套碳化毛衣针,从粗到细,好几副。那时,乐此不疲的织着,主要还是为了保暖。
 
等到小妹妹有了孩子 ,我们的孩子都大了,小外甥的毛衣。义不容辞的就成了我的活计,各式各样的毛衣引来了幼儿园阿姨和其他小朋友妈妈的青睐,孩子回来说,妈妈,今天老师又表扬我了。她妈妈问他,老师表扬了你什么?孩子天真的说,老师说,王铮,你的毛衣真好看。呵呵呵!他妈妈说,那是表扬你姨妈,是姨妈织的毛衣好看。
不知什么时候起,织的毛裤没人穿了,毛衣也渐渐的被羊毛衫代替 ,曾几何时爱不释手的碳化毛衣针,也在角落里睡觉了。现在想来,足足有十五六年没有织过毛衣了。
一种热爱生活的正能量就这样不经意的传播着
退休之后也没想到过织毛衣,一天闲来无事。逛街看到有人织一件菠萝针的披肩式马甲,样式别致,款式新颖,就像是一件作品,我动了心,买来毛线,五天织好了一件,传到空间。引来一片喝彩,我连续织了十二件同款的毛背心,全部送了亲戚和朋友,西边最远寄给了乌鲁木齐的妹妹,东边最远寄给了哈尔滨的嫂子。
也是因为编织,我结识了我们当地的一位开毛线店的老板,小老板是个十足的美女,人长得漂亮,音色也很美,人很和蔼亲切,对我很尊重,我更敬佩她那种不卑不亢的工作精神。她是个党员,是因为厂里效益不好才下的岗,原单位就是甘肃春风绒线厂,现在她和另一位美女妹妹(大家叫她陈半仙)经营着毛线店,哈哈!这又让我想起,在单位同事们叫我周博士。呵呵!是我们渊博吗?是我们博学多才吗?哈哈!
 
也是她们卓尔不凡的编织技巧,引来无数的编织爱好者纷沓而至 ,她们的脑子里装满了毛衣的编制方法和技巧,她的小店就是快乐的海洋,她们这个自发编织的小团体---有离休干部,有下岗职工,有社区的公务员,也有在职的老师和医生。她们和我一样在这里享受着编织的快乐。也分享着快乐的心情,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就融入了这个圈子,现在的编织,纯粹是一种享受美的过程,我的一件貂绒毛衫引来同学朋友的赞誉,自己也觉得很好看,这是商场了也买不到的。这个圈里有个马姐姐,就像个黑牡丹,漂亮而又优雅风趣,今年整六十岁,她说自己是猴子和狐狸生下的,说店主美女是小猴子,有一天,为了给儿子搜集一首《我们的生活比蜜甜》的歌曲,自己在毛线店里反复的哼唱着歌曲里的前两句:甜蜜的工作,甜蜜的工作......当时我还能矜持的忍住不笑,回到家里,想想就忍俊不禁笑出声来,老公说我发哪门子神经,自己偷着乐啊!我给他讲了毛线店里的故事,他也笑了。是啊!马姐姐用她自己的方式,给大家传递着快乐的信息。
 
葛姐姐比我小一岁,时常开着车带着大家出游,在她们周围被生活的乐趣感染着,,我就这样不自觉地成为了她们中的一员,用老公的话讲:毛线店就是我快乐的大本营。就这样,我在编织的同时,更是在享受的快乐,就是不知道,若干年后我离开了张掖,圈里的姐妹们会想我吗?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聚会既是一种潮流更是一种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