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来时春雨香 去时秋雨凉

2017-09-10 16:47

 闻如是先生嘱我将过眼网友一路写去一网扫尽,然后他赞助我出书.我得抓紧时间写,力争赶上2016年奥运会.不然怕他中途变卦,将钱去买了周杰伦的“青花瓷”. ­
  
  真心先生曾在我空间说过两句话,不暴力但有点黄:“空间犹如一座色情场所;博客就像温馨的家”;“女人最好的BRA是男人的手.”我提起真心的原因不是他说的话而是说这话的他,最近突然被网友燕子提起,并祝我和他一道不倜傥但风流着.
  
  我空间有两只燕子常来绕堂穿棱,一只近在本地,有一位漂亮的小公子;一只远在扬州,也有一位漂亮的小公子.本地燕暂时还不敢写,一则不是很熟,二则怕惹恼了她,顺便叫几条汉子几分钟就把我灭了;扬州燕不怕,一则写过她一回,除了嘴里有股韩国泡菜味外没把我怎么样;二则谅她也不敢从江北杀到江南来,至多在QQ里将我黑了. ­
  
  扬州燕是我第一位网友,开始我们也曾相聊甚欢,后来据她后来说因我酸涩辛辣而对我爱理不理.不但不进我空间,甚至拒绝了我加她好友的请求.一气之下便不再理她,一任她头像风情万种地亮着而无动于衷.只有一次为网友带路在她门口驻足片刻,但见她家有一棵大树赫然挺立,寻思大约找到了庇荫的去处,也认定我们此后必将老死不相往来. ­
  
  可偏有一天太阳从西边升起,她竟然若无其事地找上门来.想那空间的门本来就形同虚设,人家坦坦荡荡想来就来想去就去,再正常不过,哪像我这般小鸡肚肠.
  
  那夜聊了好久,又见到了那棵对她的思念如潺潺小溪淡淡白云缕缕春风绵绵陈酒,为她魂不守舍无所适从食不甘味夜不能寐的大树,燕子对他说,我们相望于红尘吧.我劝燕子说:既不能相忘,何必相望,不如相执.她说已有人于三千弱水中取定了她这一瓢,所以只能相望.于是她就在屋檐下筑个巢,与那棵好大的树痴痴地相望着. ­
  
  承蒙抬举,迄今为止有三位网友写过西郊:一为漫,一为叶落知秋,还有一位就是这只扬州的朱公堂前燕.没想到她会写我,因为她平时惜墨如金,留在我空间的墨宝共计五个汉字外加一个小图像. ­
  
  人家写西郊,或褒或贬,我原则上不表态.但燕子有所不同,是文字高手,能将褒贬蕴于无形之中,我需要做个注解,以还其本来面目. ­
  
  “一直以来在我印象中(西郊)是一个中年末期的失意男人.”——说愚者是大智,说拙者为大巧,某症晚期意味着死亡,中年末期意味着老去.一位即将老态龙钟的失意男人便是一位即将苟延残喘的废人.感谢燕子使用这个不失温馨的字眼. ­
  
  “从他字里行间嗅出的是一种酸涩中透着辛辣的味道.”——辛辣这个词因人而异不好界定,比如我们当地的鸭头,有人嫌其太过麻辣,有人却连呼过瘾;又如我写燕子她觉得味如泡菜,而写知秋却说不够辛辣.至于酸涩应该有两重意思:一是我喜欢古词今用,自以为简练而别人却觉得有股冬烘先生或者镇江陈醋之类的酸味;二是我可能存在着一种狐狸吃不着葡萄的酸涩心态. ­
  
  “临摹丽人的西郊先生使我想起了姑苏的唐伯虎,哦不,亦或是当垆卖酒的司马相如.”——想起可以,千万别相比,或者以为西郊有佳丽无数.你想唐伯虎有秋香对他三笑;司马相如有卓文君为他当垆.而西郊乃一荒僻寂寥之地,偶有女士蓬荜生辉一下,也是被男士裹挟而来的.更别指望有女网友夤夜来投,网络这个花花世界,人人都将眼睛擦得贼亮,你别想去浑水摸鱼.而且现在网友自擬的性別也确使人堪疑,有一网友自诩老头,资料上却写女性芳龄二三,聊天时承认是须眉,语气分明是粉黛,直到如今我对其性別认知还介于男女之间,如对这类人去表情达意,是女儿身还罢,万一是奶油小生,就脱不了断袖的嫌疑.所以西郊于丽人们仅仅是拙劣的临摹而已,也与二位前辈雅士毫无关联. ­
  
  顺便说一下,燕子目前尚在维扬城中引领着一群牙牙学语的雏燕.上网时一般是听听席琳.迪昂,斗斗万恶的地主,至于聊天与否音频与否视频与否,不知. ­
  
  悠哉燕子. ­
  
  !­
  
  

上一篇:美人的光彩使司机恍惚间擦了一辆停在路边的小车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