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互相吹吹写作怎么说也是件其乐融融的事

2017-08-27 03:24

与秦叔的匆匆一见
  
  秦叔,全名秦荣茂,家住山东省临清市,职业是医生,现已年逾古稀,退休在家。因为和父亲是一生一世的老友加好友,所以说起我与秦叔的
 
相识,应该是从我一出生就开始了。
  
  年轻时的秦叔,在我们家乡的镇医院当医生,父亲跟他的相识就缘于那时。秦叔救死扶伤几十年,在我们那一片口碑极好,我不敢说他医术有
 
多精湛,但他一心为老百姓着想的品质却广为称道。他常说:病人本来就很痛苦,如果医者再一副冷漠面孔,那病人及家属就更心里没底了。秦叔
 
看病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能花一块钱治好的绝不让你花十块,省钱是一方面,不过度用药也是医生的职责。直到现在,慕名找他看病的百姓还不少
互相吹吹写作怎么说也是件其乐融融的事
,很多常见病在医院里动辄几百上千,在秦叔那儿只消几块钱也一样药到病除。父亲对秦叔那是绝对信任,很多健康饮食或者常规治疗,我们怎么
 
说、怎么管都未必听,但秦叔说的父亲都能照办,所以遇到生病,除了非得去医院的,一般都电话咨询秦叔,并在他的遥控下调整饮食和用药。比
 
如前些年,父亲颈椎、腰椎增生导致手指脚趾麻木,回家时秦叔就手把手教了一套操,一向对锻炼不重视的父亲竟然几年如一日坚持了下来,不仅
 
让病症基本消失,还乐此不疲地去教其他人,而且都有收效。去年第二次到北京治疗,父亲说什么也不愿意,最后还是我动用秦叔,再三劝说父亲
 
才同意的。
  
  父亲和秦叔是同过甘苦、共过患难的,因此他们的友谊更真更纯,没有丝毫的功利因素在其中。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家乡还很贫困,吃饭都是
 
大问题,秦叔每月不到30斤的定量,经常要省出一些接济我们。他在医院的食堂吃饭,每遇改善生活,都托人捎信叫父亲过去,用他攒了多天的细
 
粮让父亲饱餐一顿,父亲舍不得独享,每每带回去给我们,虽然那时我尚不记事,但一定没少吃过秦叔的包子或油条。秦叔每次出诊,只要去我们
 
村那个方向,都不忘从我家门口经过,去时隔着院墙喊:“金荣哥(我父亲),做着我的饭!”回来时不论多晚,父母都会等着他。那时穷,准备
 
不出什么好吃的,几个玉米面饼子,一盘拌白菜心,哥俩儿也能乐呵呵地喝两杯。有秦叔这样的医生朋友,在当时是很荣光的,不仅我们家人有个
 
大病小灾他会上门送医,就是街坊邻居病了也都是父亲去请他。我儿时胃口不好,吃一点硬的、凉的就疼得不行,看了很多老医生、试了很多偏方
 
都不见效,后来还是秦叔多方打听,用0.17元一瓶的舒肝健胃丸彻底治好了。还有一次我重感冒,连夜送医院后被误诊为大脑炎,开了大剂量的青
 
链霉素注射液,秦叔得到信儿陪在我身边,通过仔细观察更改了诊断,果断地停了链霉素。后来知道,链霉素副作用大,容易导致小孩耳聋,如果
 
我一直用下去,说不定耳朵也会失聪,啧啧,想想都后怕!
  
  秦叔很健谈,聊起来几乎没有别人插话的份儿,以前跟他交流少,总是心存几分敬畏,后来联系多了,才知道秦叔平易近人,非常容易沟通。
 
父亲回老家,总要在秦叔那儿住一两晚,见面的时候,老哥俩一刻也舍不得分开,总有着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每次父亲都跟我说,他在秦叔
 
家最多只睡两三个小时,往往是凌晨三四点了,秦叔还饶有兴味地聊着,直到父亲听着听着睡着了才作罢。秦叔爱好文学,擅写旧体诗,每年临清
 
出版的诗集都会收录他的几首小诗,他送集子给我们时一定很自豪,我们看有秦叔作品的集子时也很骄傲。共同的爱好,让秦叔跟我聊天更多了话
 
题,很多时候听着他的滔滔不绝都不忍打断,但赶路赶车的紧迫又不得不扫他的兴,所以总不忘说一句“保重身体”。等有充裕的时间了,我要陪
 
秦叔好好聊聊,把我发表的一些文字也向他显摆显摆,叔侄能如此这般谈谈文学,吧。
  
  回老家时间再紧,也一定要去看望秦叔的。这次返程那天,小真姐和姐夫开车接上我们,就直奔秦叔家。到小区门口,秦叔早已等候,还把他
 
的闺女儿子一大早叫了来,只为大家能见上一面。之前给秦叔打电话,说好不在那儿吃饭,因为要赶火车,不能过多停留,但进家还是看见秦婶正
 
大包小包地准备,把临清的特色酱牛肉、熏鸡甚至吊炉烧饼都满满当当装进了袋子。喝着秦叔亲手沏的香喷喷的茶水,吃着秦婶刚刚蒸的热乎乎的
 
冻枣,一股香甜和温暖瞬间侵袭了我的五脏六腑,如果不是因为工作,我真想停下来住两天,好好享受跟秦叔秦婶朝夕相处的日子。我想起曾对父
 
亲说过的话:为什么咱们不远千里万里那么愿意回到家乡,除了家乡承载了我们的记忆和根之外,还有那浓得化不开的切切情以及大家对我们的千
 
般好。在我们的频频回首和秦叔一家的挥手目送中结束了与秦叔的匆匆一见,坐在车上儿子说,这次秦姥爷表现得很淡定,没像以往那样抹眼泪。
 
是啊,这次秦叔事先知道我们不能待太久,早就有了心理准备,而且现在交通便捷了,见面已不是难事,但秦叔秦婶每次送别时依依不舍的眼神和
 
挥手间不时抹眼泪的身影却定格在我们的记忆深处,让我们每每想起都温馨不已、感动不已。
  
  父亲常说,他这辈子就交了两个真朋友,其中之一就是秦叔。人生难得一知己,父亲啊,您何其幸运,这样掏心换命的朋友别说两个,就是有
 
一个也不枉此生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美人的光彩使司机恍惚间擦了一辆停在路边的小车